您的位置: 首頁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金燦榮:新冠疫情,讓某些"社會中的病毒"暴露得更加明顯

2020-03-06 12:08:49 作者: 金燦榮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經蔓延到全球,成為了一場全球范圍內的危機。在疫情之下,我們注意到國際社會對于中國的態度是各有不同的,我們應該怎樣正確看待這些針對中國的聲音?

金燦榮:新冠疫情,讓某些"社會中的病毒"暴露得更加明顯

政委燦榮

問:金老師您好。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經蔓延到全球,成為了一場全球范圍內的危機。在疫情之下,我們注意到國際社會對于中國的態度是各有不同的,我們應該怎樣正確看待這些針對中國的聲音?

金燦榮:首先,新冠肺炎確實是最開始集中在中國的武漢爆發的,因為我們的早期反應有點慢所以它就蔓延到了全國,這都是事實。有一段時間,大家認為疫情只是擺在中國人面前的麻煩,中國也是很認真對待,舉國上下眾志成城應對疫情。

但現在的事實就是它已經不是一個中國現象了,病毒已經蔓延到了中國國境以外,現在韓國、以及日本確認人數都已經破千,意大利、伊朗的情況也很嚴重。總之這個現象已經國際化了,它客觀上是一個世界性的挑戰,這是新的事實。

另外除了病情的影響,經濟影響也出來了,道瓊斯連續大跌,由于中國是全球供應鏈重要的一環,中國這一環出了問題之后全球供應也出了問題。原來大家認為可以用越南代替中國的工業生產能力,現在大家發現完全代替不了,所以疫情某種意義上是在向世界證明我們是一個全球化的世界,如果你在外面幸災樂禍,很快就會被打臉。

1、

疫情使美國股市遭受重創

對于美國或者歐洲來講,疫情發生在中國,看上去很遙遠,事實上很快問題就到他們家了。病毒本身是無國界的,這其實也是我們要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由,很多問題就是不分人種、國界和民族、宗教的。所以疫情發生之后,疫情本身的擴散還有對經濟的影響其實是在提醒我們生活在同一個世界,我們是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

截止到今天,國際社會對于這個事情的反應是比較復雜的,有一些來自民間的負面反應:比如說意大利發生過無知的年輕人去砸華人夫婦的小店,紐約韓裔美國人被人推到地鐵軌道里還受傷了等等。這也是為什么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很早就說“一定要把病毒與國家分開”,病毒是害人的,但是中國也是受害者,李顯龍很清楚,如果這種泛泛的針對亞裔的種族主義不得到遏制,新加坡人、韓國人、日本人、越南人都會倒霉的。我們確實看到了有些國家社會中出現了很不好的現象,把病毒和中國人等同,和亞洲人等同,出現了很惡劣的種族主義。

另外也有一些政客在利用這件事,這就和種族主義有點不太一樣了。比較典型的是在美國的政界,日本右翼也有這樣的情況。西方媒體還是抱著挑刺的態度,集中在中國的問題面,這個做的不好,那個做得不好,然后他們當然會引導民間的偏見。本來這個偏見就客觀存在,但是媒體會進一步引導、放大,所以政界、媒體界以及民粹這幾塊應該是情況不太好的。

但是,我覺得國際社會是很多元化很復雜的,截止到現在我覺得多數國際媒體的反應還是好的。從外交部的信息來看,到目前為止,有幾十個國家的元首和習主席的通話當中,都對中國的工作表示肯定和感謝。另外國際組織的態度都不錯。對我們最肯定的還是WHO(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包括下面的中層官員大家的表態都非常好, WHO和中國的聯合專家組召開的記者會,外方專家組組長上來就講,“我們全世界都欠武漢一個情”。這是比較客觀的,因為他們知道中國為此付出了巨大代價,這個代價是很有價值的,中國這么嚴厲的封城措施至少挽救了幾萬人的生命,甚至可能挽救了幾十萬人的生命。專業國際組織評價都不錯,比如IMF、World Bank這兩個權威組織都表態對中國的經濟很有信心。

另外還有一個事實是,現在大概有一百幾十個國家采取了不讓中國人入境的措施,這里面就包括了發展中國家,像我們的鄰國朝鮮、哈薩克、俄羅斯很早就很決然地封了邊界,對此我們有一些網民還是挺有怨言的。其實如果我們換位思考,在世界上有中國這種動員力、工業力、財力、科技力的國家真的是鳳毛麟角。所以那些“窮國家”的做法雖然比較簡單粗暴,但某種意義上講也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像日本比較“佛系”,是因為他們還是有點底氣的——它的醫療資源還是不錯的,財政也是不錯的,但是非洲很多國家沒有現代醫療體系,所以他們只能采取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讓你去。

我總的感覺是對國際上的各種反應我們要平常心,雖然從民間到媒體到政界都有許多負面的不友善的行為,但是截止到目前,正面的還是主流。

問:這次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援助和聲援中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就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尤其那些原本在中國老百姓眼中比較遙遠的中東國家表現得非常積極和熱情,您認為是否和“一帶一路”近年來的發展增強了中國和這些國家之間的往來聯系有關?

金燦榮:可以這么說,“一帶一路”國家近年來和中國的經濟聯系大大增強了。這些年我國的外貿增長和剛加入WTO頭十年時候相比是變慢的,但是我們和“一帶一路”國家貿易的增長特別快——每年以百分之十幾的速度在增長。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存在感肯定是增強了,這些國家和我們的經濟聯系也明顯增加了,所以這是我想說的第一點,我們的利益現在更緊密地聯系在一起了。

再一個事實是,這些國家的人民對中國的認識肯定有變化,原來一提到中國肯定都是“文明古老,人口眾多”但是比較落后,想到中國都是燈籠啊,中國結啊,太極啊。但現在他們看到中國就知道,啊,這是一個有航天,有高鐵,有J20,有無人機的國家。應該講他們內部對中國的分量比以前有更好的認識,尤其是這些國家的戰略精英層對中國的前途是看好的,他們愿意借這個機會加強與中國的聯系。所以這一次“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看到中國有難,力所能及地伸出援手也就是順理成章了。

第三個因素就是華人華僑。“一帶一路”沿線的華人華僑和中國商社的力量也在增長。這一次這些國家的對華援助里面有一部分實際上是當地華人華僑在起領導作用。我在網上看到過一個視頻,肯尼亞江蘇商會包了一架南航客機,運送了大量的醫療物資,后來不知道什么人出于什么樣的心理,把這個事情變成了澳大利亞做的,其實不是的。我覺得這雖然看上去是一個失誤,但應該不是失誤,還是輿論戰的一部分,那些別有用心的人,把好事兒歸到西方,看到非西方和中國的關系緊密他們很不爽,就會做很多類似這樣挺惡心的小動作。

這一次抗疫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看到華人華僑在西方非西方與中國的關聯中起到的巨大的作用。好像網上報道還有一些中國商人更牛,柬埔寨只有一家口罩廠,一個浙江商人去買口罩干脆把廠一起買了。

問:最近的全球疫情蔓延讓中國人非常著急和關心的還有日韓的疫情,我們看到日韓在應對疫情的時候也在重復一些我們在一開始所犯的錯誤,被很多網友形容為“作業沒抄對”,您覺得這種現象的產生有哪些主客觀原因?

金燦榮:現在流行一個說法,說日本是“老百姓急,政府不急”,韓國是反過來“政府急,老百姓不急”。我想他們可能有他們的特殊原因。

2、

隨著疫情的蔓延,韓國人購買口罩排起了長隊

比如說日本,可能就是日本政府與社會關系決定的,它的政府力量是比較弱小的,它要是表現得很著急,引發了恐慌情緒,政府反而應對不了,反而暴露了體制的弱點,干脆它就假裝淡定。東京奧運也是很特殊的情況,他們必須要讓奧運順利召開,否則將會是對日本的經濟和國際形象的雙重打擊。

另外,日本還有一個底氣是他們的醫學水平是不錯的,醫療資源不錯,醫療水平也很高,所以他現在的辦法看上去很“佛系”,讓輕癥就在家自我隔離,喝點水,睡睡覺——可能也有它的科學之處,因為社會如果特別緊張,加上現在也有流感,就會出現新的問題。武漢當時就是吃的這個虧,一般的流感患者和新冠患者搞到了一塊,加上醫療隊伍一開始也沒有足夠的保護措施,所以第一個集中收治患者的金銀潭醫院一百多個醫護人員倒下了。

但是我們事后看看這樣的“佛系”可能也會有問題,比如對于鉆石公主號的處理也會讓我們覺得日本其實不像我們想象得那樣精細,你要是摳技術細節上問題挺大的,讓人感覺不像是很多人印象中的日本。但不管怎么講現在的現實就是這樣,日本政府現在確實有賭的成分,最后的輸贏取決于社會自我解決輕癥的能力。

韓國的情況有點復雜,有它的歷史背景,韓國社會的宗教團體勢力特別強大。我不是研究韓國的,但韓國我去過很多次,了解到的情況大概是這樣:1910年《日韓合并條約》簽署,日本吞并韓國,吞并以后韓國很多老百姓注意到一個現象,當時國際上只有一個國家特別反對日韓合并,那就是美國,別的國家——老歐洲,沙俄,還有滿清政府——都不怎么關心,只有當時美國是堅決反對的。日本為了減輕美國的反對,和美國有一個協議,基督教團體可以在日韓合并之后享有比較大的獨立性。

然后韓國就出現了無數的號稱基督教的團體,大部分團體和基督教是沒有關系的,或者說是我們所講的“邪教”,出現這種“神人”“教主”,但是他們都打著基督教的牌子,目的是在日本控制韓國之后能夠保持一定的自主。這是基督教以及相關的新興宗教在韓國興起的歷史背景。因為當時日韓合并期間美國人的插手導致了基督教團體在韓國有特殊的地位,然后就是打著基督教名義的各種教派就起來了。現在好像韓國信基督教的人口,當然這里面有假的有真的,大口徑大概是40%的韓國人是信教的,宗教信徒比例是非常高的。

其中有一些邪教它是把它的教義的重要性置于國家法律之上,就導致現在看到的麻煩,政府的權威受損,政府很著急;另外韓國可能還有一個比較復雜的情況是韓國現在的政局很撕裂,韓國現在兩黨的矛盾有點像我國臺灣省的島內政治,勢不兩立的那種。所以文在寅他這個黨無論做什么,反對黨都要唱反調,所以你看社會里宗教勢力大,政府權威不夠,政治上內部高度分裂,導致了現在我們看到的現象,就是政府急得不得了,已經把應對提高到了最高級,但是它的效果很有限,這就很麻煩。

不管日韓的內部原因如何,現在結果我們看到了,就是他們的疫情非常嚴重,我們會有一個新任務——防疫除了國內繼續加緊,還要防止外來的輸入。對于這樣的情況,我個人認為,也是我們推進東北亞共同體的機會,如果日韓的疫情進一步惡化我覺得中國也要有所表示。我們面對日韓的疫情,絕對不能像有一些西方人對我們抱的那種態度,幸災樂禍、隔岸觀火、落井下石,要有同理心,在不要形成疫情的反向流入的基礎上積極地給予鄰國支持,因為支持他們就是支持我們。

文在寅總統講過,“中國的事兒就是韓國的事兒”,講得挺好的,我們也要有同樣的態度,做好準備援助他們。附帶講一下,這一次日本支持中國的過程當中,善用文化因素,“山川異域,風月同天”,我看耿爽用得也很好——“投之以桃木,報之以瓊瑤”,現在網上某些嘲笑中國人只會說“中國加油”不會寫詩的那幫文人,那就請你們拿出你們的才華來,嘿嘿嘿,你們寫詩的時候到了。

另外我個人認為,以后研制疫苗方面,大家可以一起合作,東亞三國共同合作應對這場艱巨的社會危機將會產生比較重要的政治含義,所以中日韓這一次面臨這個問題,大家要從東亞文化共同體的角度思考。除了共同研究應對疫情的方法,中國還應該適時推動日韓貿易的解決,日本在整韓國,中國應該適當地想想辦法,調解一下日韓貿易摩擦,疫情當頭,貿易摩擦至少應該放一放。

問:您剛才提到了中國臺灣省在疫情中的表現,確實,很多行為都挺讓大陸老百姓寒心的,從一開始的限制口罩輸入大陸到后面一系列的政治動作。您認為這次疫情臺灣當局的表現會進一步惡化兩岸關系嗎?

金燦榮:從國際角度來講,這一次疫情負面的東西主要是兩個:一個是西方非西方都有的反華種族主義或者說是反亞裔種族主義,還有一個是一些“戰略家”,落井下石、趁火打劫,“趁你病要你命”,這是國際角度。

從我們的國內角度,很顯然,我們國內還是有對中國這個國家、體制的反對力量,或者說是敵對勢力。這里面就包括臺獨分子、海外的異見人士、香港的那幫“新納粹”,這些人的意識形態被政治徹底扭曲,違反了人倫的基本道德,被政治仇恨掩蓋了基本的人性。這些勢力和我們已經構成了敵我矛盾,已經可以算得上是社會性的病毒了。

臺灣的這種思潮由于是有公權力支撐,所以表現得格外明顯。切斷大小新三通,包括限制口罩出口,不接大陸臺胞回去啊,還有對陸配公然的歧視,等等不勝枚舉,對兩岸關系的影響肯定很大。但是我基本上把臺獨、香港新納粹、海外異見人士、疆獨藏獨放在一大類,這些敵對勢力是我們社會中的病毒,不是說說理、妥協就可以解決的。

但這一次也有一個好處就是他們暴露得更清楚了,本來這個界限還比較模糊,不好定性。我想,這樣一來對兩岸關系肯定是非常不利的,在WHO開會的問題上,他們經常“以疫謀獨”,我看國臺辦現在的態度非常的嚴厲,非常的清晰。因為這個事兒現在還沒有結束,我們今天可以這么說,在疫情爆發以后,在中國人里邊兒,存在著病毒,它大致包括:臺獨、香港新納粹、海外異見人士、疆獨藏獨。這些病毒和我們社會主體的矛盾已經不是人民內部矛盾了,而是敵我矛盾,可以定位他們是中國社會的病毒。

最后落到兩岸關系,毫無疑問,兩岸關系在疫情之后,至少從民意的角度講對抗性就更強了,從政府角度來講,我覺得我們政府現在對于形勢的判斷也十分嚴峻了,然后表現為在全國萬眾一心、眾志成城抵抗病毒這個敵人的同時,我們針對臺獨的軍事動作一點也沒有停歇。

臺灣當局和臺獨民意應該講是傷害了大陸的民意,對兩岸關系非常不利,疫情之后,兩岸關系更加嚴峻是可以做預期的。這個地方還要講一點,習主席23號主持召開了一場17萬人的會,所有縣團級以上參加,習主席說我們的防疫戰一定要打贏,同時原來的社會經濟發展目標不變,這個要求就是很高的。所以,怎么說呢,大概可以預期是這樣的,兩岸關系會在疫情之后進一步惡化,但是兩岸的力量對比朝著對我們有利的方向傾斜,不會因為疫情而有所變化。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觀察者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后,告知具體地址)
婚姻类投稿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