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長河紅陽:再證美國迫令民航機參與軍事行動,致其“空難”

2020-03-06 17:06:25 作者: 長河紅陽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對于被美國操縱的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發布的那些信口雌黃,阿勒代斯和其它的調查專家一樣的看法——那不可信!“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答案而不是一個尋求答案的研究”。疑問多多,證據多多,無一不指向美國,這個美利堅流氓國才是“007”航班被擊落的罪魁!

長河紅陽:再證美國迫令民航機參與軍事行動,致其“空難”

作者:長河紅陽

對于被美國操縱的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發布的那些信口雌黃,阿勒代斯和其它的調查專家一樣的看法——那不可信!“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答案而不是一個尋求答案的研究”。疑問多多,證據多多,無一不指向美國,這個美利堅流氓國才是“007”航班被擊落的罪魁!整個事件就是一場徹頭徹尾喪心病狂、毫無人性的陰謀!

長河紅陽:再證美國迫令民航機參與軍事行動,致其“空難”

如題“再證”——使用最近新得材料補足《美國曾令民航機執行軍事任務,致其被擊落》記述之不足。

美國這樣的勾當,不止《美國曾令民航機執行軍事任務,致其被擊落》中所記錄的,1983年9月1日南朝鮮“大韓航空”KAL 007班機(官方準確說法KE 007航班,下同)闖入前蘇聯領空被擊落事件;在這次“空難”之前,同樣是“大韓航空”公司的另一架編號902的班機,在1978年4月20日,也闖入前蘇聯領空,被前蘇聯戰斗機攔截射擊迫降。這一而再的事件,著實讓人對這個“大韓航空”刮目相看。冷戰時期,南朝鮮與前蘇聯互為敵國,本國的一家航空公司接連出現班機闖入敵國領空事件,這很容易釀成嚴重的外交事件,換任何一個國家都要對這個公司加以繩規,可事實上,這家公司活得很滋潤,絲毫沒有因為這兩次事件被南朝鮮政府嚴厲懲治,看來——

這個“大韓航空”不簡單

“大韓航空(以下簡稱韓航)”的前身是1946年成立的韓國國家航空。在1969年被韓進集團收購,成為一家私有化航空公司,老板趙重熏。趙重熏出身微末——一名貨運司機。在朝鮮戰爭期間,幫助一個美軍高級軍官的老婆修好了拋錨的汽車,于是搭上了美軍的線,開始為美軍運物資撈金。這是十足十的發戰爭財的暴發戶典型。戰爭之后,還是憑著與美軍關系,又攬下了為美軍運送軍援的買賣,暴發之上又來橫財。之后,他又參與了越戰中為美軍運送物資的勾當,又是財源滾滾。他收購韓國國家航空就是在越戰期間做的一樁大買賣,他的白手套就是他的韓進集團。由此,我們可以看到,趙重熏(還有他兄弟趙重建)也好,韓進集團也罷,和美軍的關系非同一般,絕不是什么省油燈。那么,這家公司旗下的民航機參與美軍的軍事行動,并付出代價,那也是不可避免的,只可惜飛機上的和平旅客都成了屈死的冤魂。

1978年的韓航“空難”

1978年4月20日,韓航一架波音707-312B HL7429執行KE 902航班,從法國巴黎飛往南朝鮮首都漢城,中途在美國阿拉斯加安克雷奇做短暫停留。從巴黎飛往安克雷奇要環繞極地飛行,就是在這段航程中,這架波音707飛機闖入蘇聯領空,并在蘇聯領空長時間飛行。在將要飛出蘇聯領空,進入美國阿拉斯加領空前,這架飛機又在機長Kmi Chang Kyu 的操縱下折返回來,沿來時方向向蘇聯領空縱深飛回。這時,這架韓航飛機已經在蘇聯領空大搖大擺一個半小時之久。怒火中燒的蘇聯起飛兩架蘇-15攔截這架民航機,蘇聯飛行員要執行的命令是:

【迫使擅入者降落或擊落它】

蘇聯飛行員執行了前一條命令,向韓航飛機開炮威懾迫其降落。戰斗機發射的炮彈擊穿韓航飛機的艙壁,致兩名旅客殞命,之后韓航飛機迫降在阿爾漢格爾斯克的一個冰湖上。這個阿爾漢格爾斯克大名鼎鼎,在它轄區內的北德文斯克市有當時世界上最大的核潛艇生產基地——北德文斯克造船廠。這個韓航客機在這個要緊地方上空飛來飛去,如果誰說它是一架執行運客任務的民航機,那這個人的腦子就很成問題了。蘇聯對韓航飛機采取強硬措施,理所當然。飛機迫降后,機上所有人員被短暫扣押后全部釋放。這場悲劇的直接操弄者,機長Kmi Chang Kyu在事后解釋近乎180度的折返時說:

【他以為飛機的導航出了問題,飛機正向相反的方向飛行】

但是,他的解釋是詭辯!因為:

【在所有的乘客和機組人員中,他是唯一一個沒有意識到原先一直位于飛機左側方的太陽如今卻轉到了飛機右側方的人】

飛機的導航出了問題,但是航向沒發生錯誤的前提下,太陽與飛機的相對位置是不會變的。太陽從照射飛機左側變成了照射飛機右側,出錯的只能是機長!所有的人都感覺到了這個變化,唯獨他一個人沒感覺到,這不可能是機長的素質低下導致,而是他刻意為之!駕駛民航機在蘇聯領空圍著蘇聯潛艇基地飛來飛去,才是這位機長,以及本次航班真正的任務。

照理說,這位致兩名乘客死亡的機長回國后要面臨嚴厲的韓國法律以及韓航內部規章的懲治,可是,這位機長回國后,受到英雄一般的歡迎。這次“空難”可不簡單。那么有這次“空難”做先聲,1983年的韓航飛機被擊落應該好好重新認識了。我們不妨這樣認為:因為這次迫降事件中,蘇聯手下留情,美國與南朝鮮一致認為,涉事的民航飛機能受到的頂格懲罰不過如此,所以,也就堅定他們再做一把的決心。

蘇聯斷然處置后輸掉了輿論戰,但是透露了一些真相

1983年8月31日午時,南朝鮮韓航一架波音747-230B HL7442飛機執行KE 007航班。飛機從紐約飛至安克雷奇,人員換班,飛機加油,而后起飛飛往漢城。在前蘇聯薩哈林島上空,被蘇聯戰斗機擊落,機上269人遇難(240乘客、29空乘)。

消息傳出,西方陣營的輿論媒體如炸了窩的蜂群,對蘇聯口水亂噴、磚頭亂飛。美國總統里根更是赤膊上陣,厲聲譴責:蘇聯人犯下了“反人類罪”。這可是二戰結束后給日本裕仁天皇為首的昭和軍閥以及希特勒的罪名,這樣看,似乎第三次世界大戰也能因此開打了。而蘇聯面對洶洶然的輿論攻勢,手足無措狼狽不堪。這倒不是蘇聯人笨,這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對付這樣的輿論戰爭的戰前訓練。這樣的輿論戰爭無非是顛倒黑白、指鹿為馬一套。而美國等西方國家在政府換屆時的選舉大戰就慣用這套戰法進行黨爭。這樣的黨爭,有馬克·吐溫的《競選州長》可參考,看看兩個聲名狼藉的流氓政客,如何把一個愛惜羽毛的清白人士抹黑為一個更骯臟的人物。這一套戰法美國等西方國家用了至少二百年,豈能等閑視之?1983年遇到了韓航飛機“被空難”,用這套戰法對付蘇聯,只不過換個對手繼續玩兒罷了。但是,盡管這樣,蘇聯人還是盡量地講事實說道理,蘇軍總參謀長奧加爾科夫元帥就在9月9日就主持了記者會。在會上他列舉了韓航飛機的幾個詭異之處:

【當時有好幾架RC-135電子偵察機出現在薩哈林島附近,其中一架在KE 007班機飛越勘察加半島上空時也沿著其飛行路線飛行,結果一時間兩者的雷達回波就重合在一起。同時,這架波音客機曾在蘇聯的雷達屏幕上消失了幾分鐘之久。】

一架民航機怎么會無緣無故地與經常入侵蘇聯領土飛行的電子偵察機的飛行路線重合?而且,如果民航機與偵察機的位置不是靠的很近——伴飛,怎么可能兩者的雷達回波會重合?民航飛機要考慮燃油經濟性,所以,在途中正常巡航飛行時,高度都不低于8000米,這樣高的飛行高度,什么樣的地面防空雷達都看得到。但是,這架KE 007在蘇聯領土上飛行時,居然在蘇聯防空雷達的顯示器上消失了,那只能說這架飛機當時在進行低空飛行。作為一架載客的民航機,燃油經濟性是說不上的,而且更對飛行安全更不利,這不詭異么?如果不把它當做民航機在做正常飛行,說它是軍用飛機正在運用低空突防戰術規避蘇聯防空雷達跟蹤,這是說得通的。這些詭異跡象足證這架波音飛機不是一架執行運客任務的民航機,說它是一架執行軍事任務的軍用飛機是符合事實的。對這樣的詭異之處,美國人沒做任何回應,因為蘇聯人拿出的是防空系統的鐵打數字說話,美國抵賴沒用。實際上,在美國掀起的鋪天蓋地的聲浪與口水中,蘇聯為自己辯白舉出的這些事發時數字證據,早被淹沒了,根本無妨美國對它的抹黑與詆毀。

難以服人的調查結果與蘇聯人的研究成果

“空難”的調查,按著常規,由聯合國領導的、總部在蒙特利爾的國際民用航空組織主持。這個組織在當年就得出了調查結論(這個組織并能沒有最關鍵的黑匣子!),調查的結果是:KE 007班機的慣性導航裝置在飛機起飛后不久就出了問題,致使飛機航跡偏離正常航線10度,誤闖蘇聯領空釀成悲劇。但是這樣的調查結論難以服人,于是相關的著作和文章紛紛出籠,無論是有根據的推斷,還是無根據的猜想,一致的結論是,韓航飛機事件明顯受到了美國政府的壓制。前蘇聯一個名叫安德烈·伊萊什的人與《消息報》記者亞歷山大·沙利涅夫花了六年多時間在莫斯科和華盛頓展開調查。于1990年把調查結果整理成系列文章,發表在1990年的俄羅斯《消息報》上:

事發時,韓航007班機是與一架RC-135電子偵察機同時飛入了堪察加半島上空。這讓蘇聯防空部隊很頭疼,在這架韓航客機飛入蘇聯境內100公里之前,蘇聯防空部隊不能派出任何一架戰斗機升空,而且,在韓航飛機飛出蘇聯領空進入鄂霍次克海公海上空前,也不能對它進行截擊。當時,蘇聯防空部隊只是派出一架蘇-15戰斗機為其“護航”。不過很快,連這架蘇-15也放棄了“護航”,隨它去了。而這時,這架韓航飛機已經偏離正常航線500公里了。這架韓航飛機接下來飛入蘇聯薩哈林島上空,而蘇聯防空部隊派出了另兩架蘇-15戰斗機對其跟蹤。在跟蹤的半途中,有幾分鐘,這架韓航飛機和跟蹤它的蘇聯戰斗機一起飛入了“雷達靜區”,蘇聯防空部隊的雷達既看不到韓航飛機,也看不到蘇聯自己的戰斗機,只能通過無線電通訊和蘇聯戰斗機保持聯絡。當韓航飛機與蘇聯戰斗機飛越薩哈林島上空時,蘇聯地面指揮員指令蘇聯飛行員命令韓航飛機降落,蘇聯飛行員打開導航燈示意韓航飛機跟他的指引降落,但是韓航飛機無動于衷;蘇聯的威嚇升級,蘇聯戰斗機開炮示警,但是韓航飛機減速至400公里/小時,妄圖逃竄。這個速度可不是蘇-15這種高速戰斗機能穩定飛行的速度,不得已蘇-15先飛至韓航飛機下方2000米處減速,而后向上方發射2枚導彈將其擊落。

以上就是前蘇聯/俄羅斯人對事件的調查梗概。

堪比戰爭大片的法國研究

對這個事件進行調查的,不止前蘇聯/俄羅斯,還有法國的一位獨立專家米歇爾·布蘭也在用心研究。在上述二人發表系列文章之后,他也把十多年的調查研究結果發表:

韓航KE 007闖入蘇聯領空是蓄意,不僅是它,與它相伴闖入蘇聯領空的還有美國空軍、海軍的數架軍用飛機。在這架韓國民航機被擊落后,美蘇之間爆發了一場持續2個多小時的空戰,10余架美國戰機被擊落。日本海岸巡邏艇在薩哈林島海域搜集到了54塊飛機殘片,沒有一塊是波音飛機的。其中有美國飛機的彈射座椅和EF-111電子戰飛機的襟翼殘片。而那架韓航客機可能根本沒有飛過堪察加半島上空,而是從薩哈林島與北海道之間的拉彼魯茲海峽上空飛過,根據殘片所做的海洋學研究證明,這架韓航客機墜機地點在薩哈林島南部很遠的地方。而且還根據送交日本中曾根首相的東京成田機場的航空管制錄音,在官方公布其消失的時間之后,這架韓航客機還繼續發出無線電訊號45分之久。飛機最后因為不明原因消失在日本沿海海域。

米歇爾·布蘭最后的結論是:

【韓航KE 007航班的飛行是美軍一項大型空戰計劃的一個不可分割的部分,目的在于檢驗蘇聯防空部隊在“實戰條件下”的反應能力。】

這位法國獨立專家的結果是很驚悚的,也是很吸引人的,但是,它是有瑕疵的——十余架美國軍用飛機被擊落,那就對應著30人上下的飛行員死傷,美國人能不能捂住這個蓋子?不過這樣的研究結果卻很適合用來改寫成一個獵奇性的網絡“史事”。在我國網絡上也有不少這樣的故事,看圖:

長河紅陽:再證美國迫令民航機參與軍事行動,致其“空難”

估計呢,這些故事的原始版本就是米歇爾·布蘭的研究。更有意思的是某軍刊上也有這樣的文章(當然文章開頭標明:本故事慶豐街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文章中說在空戰最后階段,蘇聯甚至出動了新銳的米格-29,輕松擊落美國的王牌戰斗機F-15!要知道,從海灣戰爭開始,米格-29幾乎就是被美國戰斗機屠戮虐殺的對象,看來,米格-29的不佳名聲,實際上是被低素質的其他國家飛行員造成的,而不是它本身有什么瑕疵。

關于飛機殘骸的打撈疑云

米歇爾·布蘭的研究全植根于沒有發現韓航客機的殘骸之上。然而這樣的根據站不住腳,飛機如果墜毀在陸地上,機身會吸收一部分飛機墜地的能量,飛機的大型殘骸是可以保留的;但是,在海面上墜機,海水會撕裂飛機的骨架,不可能保留大的飛機殘骸,而小的殘骸也不容易被發現。所以,建立在沒有發現韓航飛機被擊落后的殘骸的基礎之上的推測是有瑕疵的。飛機墜海之后,美、蘇、日的打撈隊趕到不必細說,就是其他一些不相干的國家也派出了各色船只在墜機的海域晃來晃去,合計70余艘船只云集一地煞是熱鬧。

老實講,相比于美、日的動作,蘇聯可稱遲緩,9月1日敲下來南朝鮮飛機,但是打撈動作在月底才真正展開。不過蘇聯人也確實撈到了些東西,據安德烈·伊萊什采訪打撈隊潛水員的記錄,蘇聯人打撈上的物品包括文件、無線電設備、還有滑動齒輪(當時蘇聯沒有的東西)、計算機軟盤和磁帶。這些物品被一些留著短頭發的平民挑揀之后帶走了,而當時的老百姓極少有留短發的,這些人顯然不是普通老百姓。除此之外,還有重要信息:蘇聯潛水員稱:根本沒發現墜機現場有尸體殘骸。但是,伊萊什對此不認可,據他的研究,蘇聯潛水員打撈起23具尸體,其中14具尸體的身份被確認。

可能是因為蘇聯的打撈動作太遲緩,很長時間內,沒有調查者認為蘇聯打撈到韓航客機的殘骸,可是,蘇聯解體后的1992年11月,俄羅斯卻向國際民航組織送交了百余張韓航客機殘骸的照片,實在有些出人意料。而且更出人意料的是1992年11月,葉利欽正式訪問南朝鮮時,向南朝鮮政府移交了韓航KE 007航班的黑匣子。所謂黑匣子當然不是說就是黑色的,而且也不止一個。葉利欽移交的黑匣子包括一個記錄駕駛艙語音的記錄器和數字式飛行數字記錄器。調查者們向國際民用航空組織提出重新調查墜機原因的請求,但是,這個組織重新調查后的結果讓人失望:1993年6月6日,這個組織的調查報告還是維持早先的結論:

【無意中偏航,機組人員疲憊不堪,自動飛行……】

這樣的結論就是在美國壓力之下的信口雌黃,那當然不能服人,但是,黑匣子在那個組織手中,想獲得真相那也不容易。不過另有一些調查者干脆對黑匣子的真實性產生疑問,因為黑匣子記錄的駕駛艙的語音記錄與東京成田機場航空管制中心提交的語音記錄不符;記錄飛行數據的黑匣子也有異常:把波音747這種四發動機的飛機記錄為雙發動機飛機等等。所以,這兩個黑匣子被一些調查專家認為是拙劣的贗品。誰是贗品的炮制者?蘇聯人?不可能。因為蘇聯人還指望黑匣子的記錄為自己洗刷在身上的臟污,不可能是蘇聯。那么最可能的就是美國人了,因為美國人有比蘇聯充足得多的時間造贗品。

蘇聯人的打撈動作之所以遲緩,一個要緊原因是無法對墜機地點準確定位。但是,被擊落的韓航波音飛機在墜入大海前一直在發射無線電信號,美國人和日本人卻可以從墜機前連續的無線電信號準確地定位飛機的墜落地點。加上美國有高水平的專業打撈公司,那么,可信的推論是:美國和日本先蘇聯一步打撈到了飛機的黑匣子,再把黑匣子送回美國的實驗室,進行加工整理,而后再扔到打撈海域,坐等蘇聯撈上這些“證據”,而蘇聯解密黑匣子上的內容后,里面經過美國加工過的、不利蘇聯的信息足以讓蘇聯百口莫辯。蘇聯除了閉嘴之外再無分辨余地。不過世事難料,幾乎沒有人會預料蘇聯會解體,黑匣子會被俄羅斯公開移交,原本蘇聯不會公布的黑匣子內容會被公開,里面蹊蹺的不合理內容也就成了各路行家深入調查韓航事件與美國操弄之間的關系的新切入點。

來自內行的調查分析

美國人壓制國際民用航空組織對事件調查胡言亂語,算個“能耐”,但是變生肘腋,美國國內有人從國際民航組織的信口雌黃中撕開了黑幕,給這些謊言以重手耳光。在1983年12月,國際民航組織的所謂調查結果公布之后,時年61歲的美國航空工程師羅伯特·W·阿勒代斯就質疑這個結論。這位先生曾在航空界干了30多年,其中很長一段時間是在美國環球航空公司的波音747上擔任飛行工程師。他質疑道:

【KE 007航班上的慣性導航裝置不可能單獨失靈,也不可能同時全部失靈。即便如民航組織的調查結果,KE 007從安克雷奇起飛后就一直以直線飛行,但由于地球是圓的,它永遠不可能同時從堪察加半島和薩哈林島上空飛過。】

他與作家吉姆·戈蘭合作,在一些官方和半官方的調查者的幫助下搜集方方面面的材料,并結合各種官方和私人的調查所揭示的細節還原整個事件的真相。其中最可靠的材料來自國會下屬的一個委員會。其中記載著KE 007航班在不同時間的確切位置。這些位置是由美國雷達(基奈雷達站和薩蒙王村雷達站)和日本雷達(北海道稚內雷達站)測定的。這些雷達站記錄表明,這架波音飛機不僅飛到了此前任何一項調查都沒發現的地方,還不斷地改變飛行高度(尤其是飛越堪察加半島時)——這印證了蘇聯參謀總長奧加爾科夫的說法,即該機曾一度擺脫了蘇聯雷達的監視,此時它的飛行高度低于3000米!這不是一架民航機該有的操作,而是一架軍用飛機在執行軍事任務時才做的低空突防!民航機被當做軍用飛機,這個騷操作,絲毫不考慮飛機被蘇聯攔截之后,該有什么樣的惡劣后果!機上的240個乘客的生命安全美國人不在乎,南朝鮮也不在乎!這是實實在在的草菅人命!

調查這樣一件被西方冷戰鐵幕嚴密遮蓋的機密事件,既耗時間,也耗錢財,在長達12年的調查花光了所有錢財后,兩位合作者把他們的調查結果整理成書交付出版——《Desired Track》(《期望航向》)。

慣性導航是事件罪魁?

按著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的說辭,空難的原因是慣性導航設備失靈后,飛機偏離了正常航線,闖入了蘇聯領空,釀成悲劇。羅伯特·W·阿勒代斯和他的合作者吉姆·戈蘭用技術證據有力地駁斥了謊言:

【那架波音飛機從安克雷奇起飛時就偏離了正常航線,結果越偏越遠。從開始偏航直至被擊落,該機每次都沿著一條大圓航線飛行,而且只有慣性導航裝置才能計算出這樣一條航線來。這就可以證明,不僅慣性導航裝置運行良好,而且即便它們被錯誤編制的話,那也是有意為之,而機長則是做這種手腳的最佳人選。】都多裝了10噸油

KE 007航班在安克雷奇補充的燃油比正常飛到漢城的燃油多了10噸。這對于以盈利為目的的航空公司來講是堅決不允許的。而且,這家韓航公司還有規定,對節約了燃油的飛行機組還有一筆獎勵。所以這個KE 007多加燃油的做法明擺著違抗公司法規,這樣的做法太過離奇。而且,上述兩位調查者中的阿勒代斯還指出,在007航班稍后,還有一個015航班也飛同樣的航線,而這架015航班飛行的是正確的飛行路線,后者落后于前者200公里。一開始就偏離正常航線的007航班發出的位置信息多少都在作假,而這些作假的位置信息都是由這架015航班轉發回安克雷奇的航空管制中心。這樣一波操作,外行會頭暈,但是,經由阿勒代斯的解釋就很容易明白了:

【因為KE 007班機的甚高頻一直都處于安克雷奇機場的監控范圍之外,而長時間的靜默將會引發應急程序的快速啟動,若果真如此,某些人就會很難做了。】

KE 007多裝了10噸燃油已經不正常了,然而,這架KE 015航班也同樣多裝了10噸燃油,這個不是湊巧!

詭異的兩個轉彎

阿勒代斯還根據蘇聯和美國官方公布的KE 007的位置信息,繪制了一幅該機的飛行航跡圖。在這個圖上,這個007航班有兩處詭異的轉彎,第一個轉彎是臨近堪察加半島前,另一個轉彎是臨近薩哈臨島前,這兩個轉彎的用意再明顯不過,就是要從這兩個蘇聯轄境上空飛越。這既不是巧合,也不是飛行員疏忽!在韓航飛機飛過堪察加上空之后,如果按著大圓航線飛行,而不是再次向北轉彎,這個007航班無論如何不可能飛越薩哈林島上空,也不會被蘇聯戰斗機擊落。所以,飛機在臨到薩哈林島前,向北轉彎,并在飛過薩哈林島后被擊落,這架韓航007航班一點也不無辜!

巧合的衛星飛越與蘇聯的莫爾斯電碼

韓航007航班在事發時段不是個孤獨的飛行者,當它飛越上述兩個敏感地區時,蘇聯也監測到一個美國信號情報衛星從該地域上空飛過。不單這樣,當它飛越薩哈林島上空時,還有一架P-3C反潛巡邏機也在附近海域巡邏。這架隸屬美國海軍的P-3C通常都在沖繩駐扎,但是,這架巡邏的P-3C卻是從羅塔島上起飛的,這反常的情形意味著不尋常的事情要發生。

葉利欽移交給南朝鮮的黑匣子里,有長達八分鐘的莫爾斯電碼信息。蘇聯的領土廣袤,蘇聯人大規模使用這種電碼進行通訊。按常理,莫爾斯電碼不應該出現在波音飛機上的黑匣子里。因為波音飛機上的電臺是甚高頻電臺,而莫爾斯密電碼的接受/發送往往需要高頻電臺,現在波音飛機的黑匣子居然有莫爾斯電碼的信息,難道波音飛機還安裝了高頻電臺?這架韓航007航班飛機到底是個什么飛機?最具合理性的解釋就是,007航班是一架經過了改裝的特殊用途飛機,下手的只有美國人——波音飛機美國造!當然,這只是個合理推測,具體情況還應說的再清楚一些。耶魯大學學生戴維·皮爾遜對這件事極感興趣也做了研究,他的博士論文就寫了這個事情:

改造波音飛機

皮爾遜的原文節錄如下:

【8月11日10:30,大韓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飛機在一架RC-135的陪同下,飛抵華盛頓附近的安德魯斯空軍基地。該機一降落,就被拖到了位于機場另一端的、E-Systems公司所在的1752號樓前。這家公司位于德克薩斯州的達拉斯,為五角大樓和中央情報局工作。該公司專營電子設備。人們認為,這架韓國飛機上安裝了某種電子儀器,但無人知曉該儀器的具體性質。8月14日6:40,該機又在RC-135的陪同下,飛離了安德魯斯空軍基地。根據最初的情報,該機的編號為HL7442。這件事情從未被公開報道過,因為國家安全局局長林肯·福勒告訴媒體說,這件事情是蘇聯人編造出來的、歪曲了事實,從而使媒體對此時保持了默。】阿勒代斯的結論

1. KE 007航班尋著一條事先已編制好的航線飛行,在其間好幾段線路上都是沿著大圓航線飛行,以便故意深入到蘇聯的領空。

2.該機所采取的速度和高度一直都與國際規則相違背。

3.安排電臺傳輸記錄是為了讓航空管制中心相信:飛機是在預定的時間,沿著正常的航線飛行的。

4.KE 015同樣違反了國際規則,以便處在KE 007班機的信號范圍內,將虛假的記錄轉發出去。

5. 盡管美國政府矢口否認,但其實它一直都在實時跟蹤著KE 007航班的真實航線。

對于被美國操縱的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發布的那些信口雌黃,阿勒代斯和其它的調查專家一樣的看法——那不可信!“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答案而不是一個尋求答案的研究”——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美國)的答案很值得商榷!

一段被“遺漏”的對話

1984年8月30日,美國廣播公司(ABC)聯播網播出了KE 007航班與東京成田機場航空管制中心之間的對話節錄。這段話似乎被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給“遺漏”了,這個組織不光沒有對這句話進行過研究,而且這段對話在任何一本官方副本里都沒有被記錄,包括該組織和成田機場的副本。尤其詭異的是這個組織的副本和成田機場的副本還有出入!這段被“遺漏”000的對話是飛機副駕駛員Son Dong -Hui的聲音,這段對話中的一句居然是在KE 007航班被擊中后38秒時,以極為平靜的語氣說出的:

【For South Korean director …Repeating instructions,Hold your bogey (或BOGIES?) north … Repeat,Conditions,Gonna be bloodbath you bat】

譯文:

【致韓國指揮員……重復指令。記住你們北方的“敵人”(或敵人們)……重復情況。這將是一場大屠殺……你確信。】

這段對話里的“ director”就是軍事指揮員,而“ bogey”乃是敵人的意思。這些用詞,都不是民航界使用的詞語,現在這些詞語由一個民航飛行員口中說出,這個也是這架KE 007航班參與了軍事行動的一個證據。調查者們還驚異這個名叫Son的飛行員極為平靜的語氣。當時被導彈擊中的飛機已經失控,能以平靜的語氣說出那段話,要么此人是個遇事極為冷靜的人;再么,有后來者冒充他的身份說了那些話,但是為什么會有人這樣做?

疑問多多,證據多多,無一不指向美國,這個美利堅流氓國才是“007”航班被擊落的罪魁!整個事件就是一場徹頭徹尾喪心病狂、毫無人性的陰謀!

參考書目文章:

《航空檔案》雜志社主編、出版 《航空檔案》2008年6A期 78頁 C-J.艾倫加德著  呂玉冬譯 《永遠消失的電波——大韓航空公司 KAL 007航班神秘空難》

《航空檔案》雜志社主編、出版 《航空檔案》2006年11期 64頁 莫靂  《美蘇1983年空戰“回憶錄”》

【長河紅陽,察網專欄作家】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察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后,告知具體地址)
婚姻类投稿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