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錢昌明:是誰在制造恐懼、謠言與污名化?

2020-03-06 17:21:35 作者: 錢昌明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為何要如此制造“恐懼”?無非就是要給你“添亂”,擴大困難,遏制中國的發展。也許認為制造“恐懼”的打擊力度還不夠大,美國政客又大力制造謠言,宣揚偏見,大搞污名化,非置中國于死地而不休。

錢昌明:是誰在制造恐懼、謠言與污名化? ——有感于世衛總干事的一句警言

作者: 錢昌明

為何要如此制造“恐懼”?無非就是要給你“添亂”,擴大困難,遏制中國的發展。也許認為制造“恐懼”的打擊力度還不夠大,美國政客又大力制造謠言,宣揚偏見,大搞污名化,非置中國于死地而不休。

錢昌明:是誰在制造恐懼、謠言與污名化? ——有感于世衛總干事的一句警言

“新冠”疫情在武漢暴發月余以來,如今在世衛組織的統計圖表上,已明顯形成了兩條相互交錯的曲線:一條是反映中國的新增病例,自2月下旬到達峰值后形成急劇下降趨勢;另一條顯示世界其他地區的新增病例,則呈指數級上升趨勢(25日已超越了中國)。疫情迅速在世界五大洲的50多個國家蔓延,不能不令世人震驚、擔憂。

2月28日,世衛組織在日內瓦召開媒體通報會,會上世衛總干事譚德塞博士宣布:鑒于受“新冠”病毒影響的國家和病例數量持續增加,世衛組織決定把這一病毒傳播和影響的風險評估,從“高”提高到“非常高”的水平,這是世衛組織風險評估的最高級。末了,他講了一句發人深省的警言:

【“當前我們最大的敵人不是病毒本身,而是恐懼、謠言和污名化。事實、理性和團結是我們最大的力量源泉。”】

是啊,病毒無國界。面對洶涌的疫情,地球村人們按理都需“理性”和“團結”。如果眼看他國疫情肆虐,缺乏理性以對;反而抱幸災樂禍、隔岸觀火,甚至落井下石、趁火打劫態度,結果必然禍及自身。譚德塞的警言,無疑不會是無的放矢。

春節前夕,不明來源的瘟神突降武漢。為遏制“新冠”病毒的傳播,1月23日大年夜,中國宣布“武漢封城”。此后,各省也紛紛啟動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

“武漢封城”、多省“一級響應”,此舉獲得包括世界衛生組織在內的多國專家、學者的高度肯定。認為“封城”將降低疫情蔓延幾率,稱這一舉措“非常恰當且非常重要”。隨后,譚德塞在訪問北京會見王毅外長時,稱贊“中方采取的措施不僅是在保護中國人民,也是在保護世界人民”,“中國采取的措施將有效控制并最終戰勝疫情。”

然而,唯獨美國對此大唱反調。當天,《紐約時報》及“紐約時報中文網”跳了出來,以“專家稱武漢‘封城’規模史無前例”為題,大造恐懼輿論,炒作武漢“封城”涉嫌“侵犯人權!”

1月30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又親自出場,接受福克斯新聞網采訪,再就武漢疫情大造恐懼輿論。他似乎認定疫情將會摧毀中國經濟,公然幸災樂禍地預言:中國發生的“新冠”疫情,“有助于”加速制造業回流美國。竟把危害人類的疫情,當作是美國人的“福音”。

1月31日,世衛組織宣布中國出現“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已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事件”。但明確提出:沒有理由采取對國際旅行和貿易進行必要干預的措施,不建議對中國實施拒簽、邊境管制等措施。

然而,美國無視世衛組織的意見、反其道而行之,惡意制造恐懼。當天就帶頭對中國啟動“紅名單”禁令,單方面對中國實施封鎖政策,禁止美國人以一切方式進入中國。此舉制造的恐懼,引發幾十個國家跟風、采取了對華旅客限制措施。

隨后,美國政客利用霸權主義的影響和網絡輿論,掀起丑化中國形象運動。他們直接將病毒稱之為“中國病毒”,將帕勞蝙蝠湯說成是“武漢蝙蝠湯”,竭力夸張武漢疫情,人為制造和傳播恐慌。

為何要如此制造“恐懼”?無非就是要給你“添亂”,擴大困難,遏制中國的發展。也許認為制造“恐懼”的打擊力度還不夠大,美國政客又大力制造謠言,宣揚偏見,大搞污名化,非置中國于死地而不休。

“新冠”疫情發生以來,科學家至今尚無法確定新冠病毒源頭,更未弄清該病毒的真面目。然而,美國聯邦參議員湯姆·科頓,在推特及媒體采訪中,多次造謠,胡說病毒是中國武漢實驗室泄露的生化武器,要求美國政府即刻封殺中國,還要求所有美國人立即逃離中國。

科頓的“中國人搞‘生化戰’”謠言,幾乎讓所有頭腦健全的人都“矇”了!好一回“醒”了過來,不由自主地都發出“賊喊捉賊”的呼聲。

眼下,中國疫情防控工作取得了成效,美國政客似乎很不舒服。于是,參議員魯比奧再出來制造“新聞”,稱中方發布的數據“不屬實”,說中國疫情并未得到遏制、而是在不斷蔓延。他要讓人們相信:只有他才掌握著中國的真相。

“謠言”者?無中生有之言論也。制造謠言,目的就是向它所要攻擊的對象潑污水,搞“污名化”。

2月5日,《華爾街日報》更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發表題為《中國是亞洲真正的病夫》的文章,利用‘新冠“疫情攻擊中國,宣揚種族主義偏見,搞赤祼祼的種族歧視。當中國外交部要求該報認識錯誤、并正式道歉時,身為國務卿的蓬佩奧,居然還恬不知恥地出來庇護。他以所謂的“言論自由”為名,為《華爾街日報》的嚴重錯誤張目,繼續對中方抗擊“新冠”疫情說三道四。

原先,中國專家也認為,武漢“新冠”疫情源于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水落石出,原來事實并非如此。原因有三:

第一,現已查明,武漢“新冠”疫情第一批確診病患4例,其中至少有3例患者都沒有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參見曹彬等科研人員2020年1月24日發表在《柳葉刀》上的論文)。

第二,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聯合華南農業大學和北京腦科中心科研人員,發布最新研究報告,他們收集了全世界四大洲12個國家的93個新型冠狀病毒樣本的基因組數據,遵循冠狀病毒基因組發生重組的規律,通過全基因組數據解析,追溯傳染源和擴散路徑。得出結論:

華南海鮮市場并不是病毒發源地;華南海鮮市場病毒來自廣東;廣東的病毒有3個樣本;澳大利亞、法國、日本和美國的樣本均較多(尤以美國為最,多達5個,超過中國)。此番“新冠”病毒真正起源究竟是哪里?至今仍撲朔迷離,但肯定不是武漢。

第三,從現今各國暴露的疫情看。日本的“一號患者”是名古屋人,先去了美國的夏威夷,在那里得了流感;回到日本,成了“新冠”病人。他沒有接觸過任何的中國人。因而日本人懷疑病源來自美國(認為現今的美國“流感”已造成2900萬人被感染、16000人死亡,質疑這些“流感”病人中會有部分是“新冠”病人)。

意大利“一號患者”也去過美國夏威夷,在病毒潛伏期內,參加過跑步比賽,同他直接、間接有接觸的達5萬多人,導致了意大利“新冠”疫情的大暴發。

伊朗的疫情蔓延很快,死亡率最高。然而,疫區庫姆最早的3例病患者,根本就沒來過中國,他們連庫姆也沒離開過。

……

可見,當今連“新冠”疫情的來龍去脈也未搞清,美國政客就忙著借“新冠”疫情為口實,污名化中國,實屬別有用心的政治操作。

可悲的是,國內竟有像阿丘那樣一批“哈美”族,就是要呼應美國政客制造的“恐懼”、“謠言”和“污名化”,還硬要國人就“新冠”瘟疫向世界道歉。(阿丘在微博中說:“雖然東亞病夫的牌匾早已踢碎一個多世紀了,但我們可不可以說話溫和并帶些歉意,不慫也不豪橫地把口罩戴起來,向全世界鞠個躬,說聲:對不起,給你們添亂了?”)真可謂是無恥之尤!

“新冠”病毒的源頭究竟在哪里?也許這又是像1918年爆發的“西班牙流感”那樣,其源頭根本不是西班牙,而是大西洋彼岸的美利堅。正是美國大兵把美國的“流感”傳到了歐洲,最終把它演變成為“西班牙流感”,全世界死了4000萬人!美國蝴蝶輕松地扇了扇翅膀,卻讓西班牙背上了黑鍋。

還是記住譚德薩總干事的警言吧,但愿這一次不會再重蹈“西班牙流感”流行之覆轍。阿彌陀佛!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察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后,告知具體地址)
婚姻类投稿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