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侯立虹:中醫戰“疫”的歷史豐碑

2020-03-06 18:15:23 作者: 侯立虹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破除西方醫學的迷信,走中國醫學獨立自主發展之路,成為中醫戰“疫”的大勢所趨。這就是中醫戰“疫”又一寶貴貢獻。

侯立虹:中醫戰“疫”的歷史豐碑——也談戰“疫”的中醫之二

作者:侯立虹

中國不僅舉國抗疫,而且力推沒有副作用、沒有后遺癥的中醫療法和中西醫結合療法,也與美國乘著每年流感死幾萬人,將新冠肺炎混入其中的鴕鳥策略,又是天壤之別。這就更使得中醫盡顯個性本色,中西醫形成合力,喝令新冠病毒低頭,打破西方醫學神話,創建獨立自主戰“疫”模式,成為世界的榜樣。所以,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破除西方醫學的迷信,走中國醫學獨立自主發展之路,成為中醫戰“疫”的大勢所趨。這就是中醫戰“疫”又一寶貴貢獻。

侯立虹:中醫戰“疫”的歷史豐碑——也談戰“疫”的中醫之二

按語:庚子年初打響的阻控新冠疫情“人民戰爭”,關涉戰“疫”方略的國寶中醫參戰,遂為舉國矚目,雖起初不被推重,但中醫以“防”的硬功和“控”的顯效,贏得了戰“疫”的主力軍地位,凝聚成中西醫戰“疫”的合力,迎來了戰“疫”的勝利曙光。受宋方敏將軍和王今朝、劉清泉教授諸文章的啟發,依據中醫戰“疫”的大量報道和評論,欲就毛主席對中醫的重大貢獻,中西醫之爭的本質,戰“疫”中醫的特殊表現,中醫發展戰略諸方面,談些門外看法,求教于大家。此文為第二篇。

庚子年初戰“疫”的人民戰爭,迸發出14億中華兒女的眾志成城,人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有智出智,匯聚成向新冠病毒開戰的洪流,也蕩滌著一切阻礙戰“疫”的污泥濁水,呼喚甚至逼出了中醫,中醫主動請纓,堅持“治未病”的“防”,堅定“初病”的“控”,堅決猛藥醫“重病”,徹底掃除等靠疫苗和特效藥的僥幸,取得了戰“疫”顯效奇功,再次讓國寶中醫大放異彩,也將永遠載入歷史史冊。

中醫戰“疫”立足“未病先防”,致力“既病防變”,勇發“以自己的東西為主”之威,徹底顛覆對中醫不公正的世俗偏見,讓患者和社會經受一次中醫洗禮,因而大放異彩

1、戰“疫”中醫的“防”成為御敵門神。中醫戰“疫”的最基本功勞,就是讓全國人民知道新冠肺炎雖然兇猛并非無可奈何,而是可防可治,起到了穩定人心的不可估量作用。大禹治水的高明是主動疏導,鯀治水的失敗是被動硬堵,中醫戰“疫”的立足“防”、辯證“治”,著力尚未表現癥狀的“未病”,大抓出現苗頭的“初病”,中醫專家組先后兩次前往武漢診察病情,與眾多知名中醫專家反復研討研究,認為新冠肺炎是病毒侵襲入人體與人自身抵抗力博弈的結果,而中藥正是調動人自身內源性抗病機能,提高機體抵抗力,緊緊抓住“未病先防”,增強普通群眾抵抗力,減少感染機會的根本,推出了辨證論治和大鍋熬藥提供湯劑的預防方案,2月7日以國家衛健委和中醫藥管理局發文形式,向全國推薦使用中藥“清肺排毒湯”。甘肅、湖南、寧夏對患者第一時間進行中醫辨證論治,一人一方,同時為高危人群免費提供中藥預防湯劑提高免疫力;湖南省依據“未病先防”、“既病防變”原則,制定“預防用藥、輕癥治療、中重癥治療”三套診療方案,組成省級醫療救治專家組巡回指導,發揮中醫藥獨特作用,成為治愈率最高的省份(來源:中國中醫藥報官方號2月6日消息)。歷史上蔡桓公曾以“醫之好治不病以為功”延誤了病情,這次戰“疫”,中醫雖然“好治不病”但不“以為功”,以治未病的“防”顯示了自己的扎實基本功,交上了加固戰“疫”第一道防線的完滿答卷。

2、戰“疫”中醫的“控”化作中流砥柱。如果中醫立足“治未病”是“防”,那么“治初病”就是“控”,亦即“既病防變”,控制蔓延,促其向好的方向轉化,能夠幫助疑似病例自愈,有效減輕輕癥病人的發熱、咳嗽等癥狀,減少阻止重癥病人向危重癥發展。而且這個“控”,不是針對某個人,某個區域,面對的是全國,也就充分釋放了“控”的效能。首先是中醫專家組提出指導全國的中藥診療方案,比如河南就是根據這個方案成立由314名專家組成的省市兩級中醫技術指導組,全方位參與輕重癥病人診治和會診工作,中醫參與新冠肺炎重癥患者會診率100%,在確診患者和出院患者中,中醫藥協同治療率分別達到94.31%和90.7%。其次是,組織湖北、廣東和京津冀多地區醫療機構實施“中西醫結合防治新冠肺炎的臨床研究”國家科技應急攻關,證實中西醫結合在核酸轉陰時間、在降低發熱,咳嗽,乏力,食欲減退心慌等十個癥狀,比純西藥的效果顯著,比西醫組的改善更明顯,見效比較快,對淋巴細胞中性粒細胞有明顯改善,平均住院時間小于西醫治療時間,正如《經濟參考報》記者所總結的“中醫藥治療應‘全程參與,越早越好’”(源自《15省市區一線調查:中醫藥抗擊疫情應“全程參與,越早越好”》,昆侖策網2020-02-28,來源:“經濟參考報”)。前不久,張伯禮院士欣慰宣布,總結發現前一段治療中醫對治療輕癥患者很有效,“確診病人痊愈的時間短、輕癥患者變成重癥的幾率低”(《江夏方艙醫院患者:“中醫,我服了!”》,凱迪社區 > 健康社會2020/3/2,來源:湖北日報)。這是戰“疫”江夏方艙醫院以輕不轉重,重不轉危的事實,踐行了中醫“既病防變”的指導思想,實現了中醫“控”的告捷,也昭告了中醫戰“疫”實施“控”的戰略無比正確!

3、戰“疫”中醫勇發“以自己的東西為主”之威。毛主席1956年8月24日深刻指出“外國有用的東西,都要學到,用來改進和發揚中國的東西,創造中國獨特的新東西。搬要搬一些,但要以自己的東西為主”。這此中醫戰“疫”就特別突出“以自己的東西為主”,不迷信什么特效藥和所謂殺手锏的疫苗,不等不靠,發揮了中醫獨立自主的特性。張伯禮和劉清泉領軍的以中醫為主的江夏區大花山方艙醫院,中醫專家根據病人發熱、干咳、脾胃虛寒以及焦慮失眠等癥狀,調制溫水沖服的顆粒狀中藥,密切觀察每一位患者服藥的反應,并設立了三線把關、評估等,確保醫療安全;還將中醫治療的“望聞問切”通過大數據方式整合起來,搜集治療效果及時進行處理。更讓人關注的是,突出中醫特色使用包括針灸、按摩、耳穴貼敷、耳穴壓豆、易筋經等治療方法,組織患者習練太極拳、八段錦,見效快深受患者喜愛,中醫辨證施治淋漓盡致得釋放出奇效,截至2月29日,江夏方艙醫院已有35名患者順利出院。于是有了輕癥患者90%愿意用中藥,重癥患者80%愿意接受中西醫結合治療,呈現出偏愛中醫大回歸,湖北日報為此發出《從拒絕到信任!江夏方艙醫院患者:“中醫,我服了!”》的報道。患者從始初強烈排斥中醫,拒絕吃中藥,到最終折服中醫,是一次中醫的洗禮,也徹底顛覆了中醫見效慢、善治慢病不善治重病的傳統觀念。實際上,中醫戰“疫”主動上手的獨立自主,既顯示了中國萬眾一心的力量,也彰顯了中醫“以自己的東西為主”高度自覺,開辟了發揮中醫個性的發展之路。

中醫戰“疫”與西醫大不相同,需要沖破歧視和阻撓的暗流,承受冒險探路的更大擔當,敢于為國分憂的“上醫醫國”胸懷,由此決定了其戰“疫”戰果的驚世駭俗

歷史應當銘記,中醫戰“疫”有著沖破阻撓暗流的勇士氣度。這次戰“疫”,所呈現的驚心動魄和殊死拼殺場面,人們對昔日擠壓公立醫院、畸愛私立醫院有了切膚之痛,也對盲目崇拜西醫、無端排斥中醫有了清醒的反思。起初在最嚴重的疫區,中醫并不被某些領導、專家看好,始是坐視不理“未病”,繼之僥幸對待“初病”,及至“大病”來臨又驚慌失措,疲憊應付。中醫就是在他們期待疫苗和特效藥無果,疫情又迅速蔓延難以遏制時而隆重登場的。可當中醫排除阻力沖上抗疫第一線,取得可喜成效之時,一些不良媒體公開抹黑中醫,混淆視聽對中醫方劑進行“辟謠”,污蔑中藥傷害肝臟,中藥致癌,誤導在醫院觀察和疑似、確診患者,以及社會和群眾。更讓人不解的是,一些企業和文化公司也詆毀中醫,操縱詆毀有關中醫抗疫治愈患者的文章。有人問他們如此仇視中醫,如此干擾中醫戰“疫”,到底要干什么?卻原來是怕中醫擋了西方醫藥壟斷中國醫藥市場的道,怕驚了外國資本綁架中國人民健康的美夢(以上資料源自楊昭友《中醫抗疫不可詆毀,呼吁立法保護祖國醫學》,昆侖策網2020-02-10)。由此不難看出,中醫戰“疫”不僅要面對新冠病毒“明槍”,還要躲避背后的“暗箭”,不僅需要高明的醫術,還需要有沖破阻撓暗流的勇氣,由此決定了中醫戰“疫”的不尋常,取得戰果的不尋常。

歷史也應當銘記,中醫戰“疫”是一種難能可貴的歷史擔當。這次戰“疫”,中醫表現最出色的是擔當,人們都知道,西醫治病是靠儀器、化驗結果來判斷,即使判斷有誤也有托詞,中醫全憑醫術診斷,需要承擔很大風險,而在這次重大疫情面前做出驚人重大決斷,更表現出中醫甘冒天大風險的擔當。中醫專家張伯禮1月27日跟著中央指導組到武漢時候,發現患者和非患者混在一起,應該被隔離的發熱、留觀、密接、疑似四類人都沒有隔離,也沒條件隔離,確診病例住不了院一床難求,他果斷提議,集中隔離,分層分類管理,普遍使用中藥,被中央指導組采納;中醫專家們面對非常嚴峻、非常復雜、非常危急防控形勢,大膽提出建設方艙醫院,集中收治輕癥患者,定點醫院收重癥患者,也被中央指導組采納;中醫專家又提出緊急調集天津、江蘇、河南、湖南、陜西的209位中醫專家支援武漢,中醫進方艙,承包方艙治療,還被中央指導組采納;中醫專家還提出,對重危癥患者要果斷、及早使用中藥注射劑……。這一系列的冒險大膽,使各方艙普遍使用中藥,呈現疫情穩中向好的大勢。現在有些西醫說中藥注射劑不安全,這是誤會。早用、大膽用,往往起到力挽狂瀾的作用(張伯禮《對重危癥患者早用中藥注射劑可力挽狂瀾》昆侖策研究院:2020-03-02,來源:“天津廣播”)。其中雖然有中央指導組關鍵時刻的非常決策,但中醫專家強力作為、冒險擔當可謂功德無量,居功至偉。所以歷史記下了群眾對他們“民族的脊梁,百姓的主心骨,最敬佩的英雄”的贊譽。

歷史還應當銘記,中醫戰“疫”是為國分憂的壯舉。這里所說的為國分憂,不是防、控,醫治的戰果,而是“上醫醫國”的情懷。為了說明這個問題,需要算一筆賬,就是中醫戰“疫”的重大綜合效應和集成效應。我們來看經濟成本,一個新冠肺炎重癥患者,西醫治療(不包括后期ICU治療費用,不保證存活幾率),要花近40萬元;中醫治療,輕癥0.8萬元/人,重癥約3萬元/人以內,即使采用中西結合治療,支出不超過西醫治療出支的30~40%。我國截止2月14日確診66492例,重癥11053例,如果采用西醫治療方案花費約27到45億元,采用中西醫結合治療花費約10到12億元,采用中醫治療將會降到7到10億元,且治療效果和患者后遺癥都優于西醫。這就是為什么說中醫戰“疫”是為國分憂的壯舉,這也是為什么某些利益集團拼命阻止中醫抗疫的關鍵所在。再來看療效,西醫治療新冠肺炎沒有特效藥,所采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類藥物和高流量吸氧等對應治療辦法,2003年非典已經證明此乃應急和無奈之舉,對病毒沒有效果卻對人體免疫系統造成巨大損傷,有些病人愈后留下嚴重的肺纖維化、骨頭壞死、器官衰竭、生活無法自理等后遺癥。而中醫藥治療可最大限度減少副作用和后遺癥,這就是錢學森為什么說中醫是頂級的生命科學。顯然,中醫戰“疫”無論從為國家節約開支,還是為患者設身處地著想,都表達了中醫戰“疫”“上醫醫國”的情懷,這是歷史不能忘記的。

中醫戰“疫”卓越貢獻,是最高領導親自部署展示的為民風范,中醫艱辛探路向世界獻出的中國智慧,中西醫形成喝令新冠病毒低頭合力,走上打破西方神話的獨立自主醫學發展之路

1、最高領導親自部署盡顯為民風范的特殊貢獻。自古及今,中醫參與了320多次防止瘟疫,但唯有新中國成立后毛主席和習總書記親自部署中醫參與防治,充分彰顯了人民領袖對人民的關懷,也體現了對中醫作用的極端重視。習近平總書記一向重視中醫藥事業發展,強調要著力推動中醫藥振興發展,堅持中西醫并重,推動中醫藥和西醫藥相互補充、協調發展,努力實現中醫藥健康養生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在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中,更是重視中西醫結合的重要作用。自庚子大年初一習總書記親自主持中央政治局會議研究部署全國防疫,打響戰“疫”人民戰爭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都時時刻刻關注疫情,關注疫區人民群眾,關注中醫抗疫情,關注中西醫結合的效果,無論是會議研究還是深入第一線指導,都特別強調發揮中醫特殊作用,做出了無數次的批示和指示。他2月10日下午考察北京市朝陽區疾控中心時,不僅強調“要按照集中患者、集中專家、集中資源、集中救治的原則”,還特別要求“不斷優化診療方案,堅持中西醫結合,加大科研攻關力度,加快篩選研發具有較好臨床療效的藥物”(人民網-人民日報2020年02月11日)。最高領導重視疫情已經不易,親自部署抗擊疫情更是不易,而特別強調中西醫結合,發揮中醫藥特殊作用,確確實實在世界上樹立了躬身為民的典范,為抗擊疫情提供了巨大精神力量。各級黨委和衛健委把總書記確立的中西醫結合救治方針落到實處,建立中醫參與的體制機制,降低感染率和死亡率、降低患者后遺癥、降低救治成本,有效提高全民免疫力和抗病毒感染能力,也大大提高中國國際影響力,成為中醫戰“疫”的特殊貢獻。

2、為世界探路獻出中國智慧的珍貴貢獻。疫情爆發后,我國堅持中西醫結合,把中醫方案納入全國診療方案,讓中醫藥深度介入診療全過程,發揮中醫藥的巨大優勢。這表現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緊急啟動“清肺排毒湯”的臨床療效觀察應急科研專項。隨后,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發布通知,推薦各地“清肺排毒湯”用于新冠肺炎救治,全國中醫系統630多家中醫醫院派出3100多名醫務人員馳援湖北;也表現在第一支中醫國家醫療隊接管金銀潭醫院南一區病房,開辟了中醫藥救治新冠肺炎的戰場,第三支國家中醫醫療隊整體接管江夏區大花山方艙醫院,綜合運用中藥、針灸、按摩、灸療、太極、八段錦等中醫特色療法;還表現在中央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為確保患者第一時間用上中藥,強化中西醫結合,促進中醫藥深度介入診療全過程,及時推廣有效方藥和中成藥,截至2月17日,全國中醫藥參與救治率達85%。中醫強調辨證施治,可根據疾病的不同發展階段,確定相應的治療方法。凡此中國速度、中國力量和中國實踐,都為世界防疫樹立新的標桿,也向世衛組織貢獻了可行奏效的中國救治方案。隨著疫情“主戰場”轉移至國外,其他國家根本無法抄中國“舉國抗疫”的“作業”,簡單易行的中醫抗擊疫情,就成為最好的雪中送炭。一篇《海外抗疫,第一鍋中藥在歐洲開煮》,告訴世界匈牙利也開始了中醫湯藥抗擊疫情。這是向世界大力中醫的絕佳機遇,也是推動中醫藥產業化進程的極好平臺。我國應提前謀劃疫情之下怎樣“講好中國中醫”,“講好中醫奇效”,抓緊時間總結中醫藥成功治愈的案例,拿出成熟有效的藥方和治療方案,上報聯合國世衛組織,助推全世界打贏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疫”,豎起中西醫結合實踐的世界防疫豐碑。

3、中醫戰“疫”促進了中國醫學的獨立自主發展之路。這次戰“疫”中醫很風光,但也有遺憾,因為主要疫區沒有吸取當年非典教訓,沒有第一時間讓中醫藥介入,就是中醫已經參與,權威專家依然持懷疑態度,而一個沒有經過臨床驗證的瑞德西韋,卻大開綠燈引入中國被當作寶貝直接讓病人試藥。好在我們既有中醫又有西醫,雙管齊下,合力戰“疫”,終于迎來勝利曙光,這就讓大多數人反思醫療體制,反思中國的醫學道路。另外,不少人崇洋媚外,迷信美國體制多優越,醫療技術多發達,有多少神藥,及至美國也發生新冠疫情的表現,才給他們頭上澆一盆涼水。美國缺乏中國的社會動員能力,不能做到大規模隔離倒也罷了,可醫療費用高昂,幾千萬沒有醫保的人需要自理醫療費,中國全都是免費的;而且有無醫保檢測均需自己花錢,有醫保一千四百美元,沒有醫保三千美元,檢測試劑還十分有限,不檢測就沒有確診病人,這與中國全力追尋旅居疫區者、與其接觸者,隔離疑似、確診患者,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對照。更重要的是,中國不僅舉國抗疫,而且力推沒有副作用、沒有后遺癥的中醫療法和中西醫結合療法,也與美國乘著每年流感死幾萬人,將新冠肺炎混入其中的鴕鳥策略,又是天壤之別。這就更使得中醫盡顯個性本色,中西醫形成合力,喝令新冠病毒低頭,打破西方醫學神話,創建獨立自主戰“疫”模式,成為世界的榜樣。所以,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破除西方醫學的迷信,走中國醫學獨立自主發展之路,成為中醫戰“疫”的大勢所趨。這就是中醫戰“疫”又一寶貴貢獻。

參考資料:

《新華社:戰“疫”有“方”,中醫顯功效》,搜狐2020-03-03 ;

《中國人民“正在為全人類作貢獻”——抗擊疫情海外觀點綜述》,求是網2020-03-04

2020年3月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察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后,告知具體地址)
婚姻类投稿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