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金燦榮教授:談兩部聯合發文破除SCI迷信:糾正過去錯誤的良好開端

2020-03-07 11:43:13 作者: 金燦榮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各位網友大家好,今天我注意到一個消息,應該是2月23號,咱們國家的科技部和教育部聯合的發文,就是要對一切以SCI,就是英文核心期刊發文為評價標準的做法要改變。

音頻 | 金燦榮教授談兩部聯合發文破除SCI迷信:糾正過去錯誤的良好開端(完整版)

原創:政委燦榮

昨天金燦榮教授談SCI

音頻文字稿

6、

金燦榮教授

各位網友大家好,今天我注意到一個消息,應該是2月23號,也就是昨天,咱們國家的科技部和教育部聯合的發文,就是要對一切以SCI,就是英文核心期刊發文為評價標準的做法要改變。

1、

SCI是英文期刊的一種評價方式,就是核心應用期刊。但中國人非常重視,以至于有美國人開玩笑把SCI叫做Stupid Chinese Index(愚蠢中國人索引),就出現了這種調侃。

它本身有它的價值,因為這種很成熟的英文核心期刊確實在各個領域是有它的權威性的,一般它都有很嚴格的同行評議程序,發文不容易,基本上學術標準是不錯的,所以SCI并不是完全沒有可取之處。我們主要是對這個問題太看重了。一段時間,好多單位有個SCI發文,就在評職稱、獎勵方面,給了很多超常規的待遇。那么就引發了偏差,這個偏差最近就暴露出來了。

很多朋友都注意到在新冠肺炎襲擊中國的前后,咱們一批科學家,在像《柳葉刀》或者叫《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面,有集群的發文。有一期好像發了16篇,這在科技史上都是非常罕見的。因為一般來講一個國家,一期有一篇兩篇很正常,他一下(發了)16篇,這個其實是有點過分的,給人印象是很深刻的。

那么與此同時大家發現一個問題,我們國家這一次,其實在疫情早期是有問題的。現在大家都承認,我們國家早期的預警有點慢。大家都回頭看,當然我們說這個話從科學角度來講,可能不一定很嚴謹,因為我們叫事后諸葛亮嘛。我們對當時的決策復雜性并不是很清楚,但是現在一般的常識就認為咱們國家如果能夠早一個禮拜進行應對全國發布的預警,就更好。

我剛剛忘了一個東西,就是SCI的全稱是Scientific Citation Index,中文翻譯是《科學引文索引》,它是國際上評價一個正規雜志的一個辦法,如果進來點名單,基本上就是一個比較正規的科學雜志。另外,大家還比較看重影響因子與論文被引用的次數,都是現在科技界比較常規的做法。看你的文章能不能發到SCI期刊上,發了以后,還要看它的影響因子。我前面已經講過SCI論文有它的權威性,因為SCI評價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為什么咱們教育部、科技部昨天發文?之前,1月30號科技部也發過一個文,倡導科學界要把科學成果寫在中國的大地上,且寫在防范新冠疫情的一線上,而不是要注重它的英文期刊上。所以昨天教育部、科技部的聯合發文,其實是1月30號科技部發文的一個延續。這次為什么引起我們重視?應該是這樣的,大家發現一個問題,就是新冠疫情在中國全面爆發以后,大家突然發現科學界,特別有一些情況,發在英文期刊上了。比如說一期16篇論文,之后還陸陸續續發了很多別的,也現在加起來上百篇了。

那么你看,其實是知道在一月初已經人傳人了。但是同期有一些科學家,當然包括地方政府官員,還是說沒有人傳人。這個里面就一定有某種偏差。

科學界的重點可能在發英文刊物上,但這種重要的訊號,它沒有給決策者。這里面不清楚是他們沒有盡責,還是渠道的問題,現在需要再進一步調查,但是事實就是這樣。科學界花了很多的精力在英文刊物上,可能在解決國內的具體問題上,它下力不多,所以引發了科技部1月30號的發文,然后才引發了2月23號科技部教育部聯合發文。這兩個發文,1月30號科技部文、2月23號科技部教育部聯合發文,應該講它是有針對性的。針對性應該講是在這一次疫情爆發的過程當中得到了充分暴露。科學家主要的精力,或者不能說主要,就是相當大的精力,是把成果發到英文刊物上,而不是解決現實的國內問題。

那么我又看到另外一個東西,很多朋友可能在網上也看到過,有新的科學家,評別的科學家早就指出弊端,就是說咱們國家在評價系統上太重視英文刊物發文,特別是SCI《科學論文索引》上面的發文,為此付出了巨大代價。我看有一個計算,大概是我們國家每年,以18年的數據為例,我們國家在SCI上面發了38萬多篇文章,具體數字我不太清楚,反正30多萬篇文章。

根據國家自然基金的資助來算,大概一篇論文,國家的項目支出是9萬多人民幣。合下來什么結果呢?合起來就是我們為了SCI發文給的科研經費,一年是200多個億,好像我記得精確數字是295億零5600萬人民幣。這是項目費,另外還有版面費。有一些刊物質量,SCI其實也是良莠不齊。

我本人在JCC 就是“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Contemporary China Studies”《當代中國研究》也發論文,在“The Pacific Review”《太平洋評論》也發過。我也有SCI論文,是因為美國人約稿,我是沒花錢的,但是我是知道整個情況,SCI里面的雜志其實是良莠不齊的,好雜志不少,但是爛雜志也挺多的。

另外要版面費,好像有人算過一年要70億人民幣。另外還有一個很關鍵的事,就是很多SCI期刊,中國人要去看,還要交月租費,它的電子版隨便能看的,一年也得好幾十億吧。所以就有人比喻,一年我們的科研資助經費+版面費+月租費得交300億人民幣,遠遠超過遼寧號的經費,遼寧號也是200多億人民幣。一年送一條半遼寧號給美國。

另外還有一個功效問題,就是我們花的版面費,實際上閱讀者并不多,因為這些科學創新最后要由工程師來實現的。科學家他只是提出一些理論,怎么把它變成工程,還是工程師來實現的。現在大部分工程師英文也不太好,也沒時間。他不去看英文文獻的。他們實際上主要是中文文獻看看就完了。

所以呢,結果你想一年300多個億發出去,好處當然也有,我一直不否認。他有好處,就是說SCI它有權威性,水平很高。然后發出去以后,一個是可以促進我們的科學研究了,它還是有一定的作用的。還有一個擴大國際影響,我看16年開始,好像我們國家的發文已經排世界第二,而且引用也是世界第二。大概有人做過統計SCI論文一年一百幾十萬吧,我們中國人三十幾萬,占20%。

現在我們發文第二,引用率第二,所以對中國的科學研究水平提高有好處,然后擴大國際影響也是有好處的,但是他主要的問題在這,就是第一:成本很高,平均下來一年為了SCI的發文和上面的利用300多個億,一條半的遼寧艦。還有一個就是效用很差,最好的成果他沒在國內,然后我們國內的工程師看不見,它實際上是對國內的服務就非常差。另外還有很大一些丑聞,好像有些地方還出現了就包括《柳葉刀》,大家知道,去年還是前年就集中退了好多中國稿件,對吧。

他數據造假,因為在擴大影響的時候,有時候學術不端,導致負面影響也跑出去了。所以比如說施一公,他是在美國學習的,然后因為他了解美國,所以他不是那么崇洋媚外。所以他對于這個問題,是比較早批評的人。

他說我們現在大學研究所的科研工作是在為西方免費服務。他認為這是中國大學導向的最大問題,然后《光明日報》也發過文,說中國不是沒有好論文,但是肥水外流。那么我還是反復講,就是說如果他提升一些投入,因為科研是要投入的,它不可能憑空掉下來。除了生產也沒什么,但是如果他那個成果最后不能服務于中國國內的問題解決、工業的進步,它的作用就非常有限。

那么現在要重點講,就是說為什么會形成SCI上(Scientific Citation Index)變成了這個獎勵應該是為什么會出現一個奇怪的情況?應該還是我們的科研改革、科研管理出了問題。它也是制度起的作用,是吧?這些年搞科研改革、科研管理,基本肯定很明顯“重洋輕中”。重洋人、輕中國人,對吧。因為科研人員他也是普通人,他要養家糊口,他也希望早點評職稱、有獎金。提高整個評價體制是往那邊偏移,有些地方一篇SCI就可以評教授。有時候獎勵還挺高,一篇文章10萬塊錢什么的。

發個中文對評職稱沒什么用。科研人員也是人,他肯定跟著制度的指揮棒走。所以我覺得還是我們估計在一段時間,整個精英層包括政府內的管理人員,他的崇洋媚外,這樣一種指導思想決定的。他形成了一種潮流,就形成了一個應該是巨大的失誤吧,如果說改革有什么問題,這是其中一個問題。那么坦率講就不是一個個人問題了,不是學界的問題,也不是管理者的問題,它其實是一個潮流。那潮流后面就是一個意識形態,還是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占了上風的一個結果。新自由主義風靡中國,在中國的政界、商界、學界占了主導地位。

然后就形成了很多包括現在大家批評很重的醫療、養老、住房、教育“四座大山”,讓中產階級苦不堪言。應該是非常明顯的事物,這個事物后面就是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對自由主義的崇拜達到了這一個程度,覺得市場萬能,于是他們就解決問題。但是實際上市場是在有些領域是失靈的。比如說在醫療、教育、養老、住房,市場有一定作用。但是市場有很大的負外部性,負面的負,負外部性的。

它不是萬能的,但如果你出現你信奉“原教旨市場經濟”,覺得市場萬能,那你就會把市場資源推到不應該推的領域。然后現在我們就在付代價,江蘇宿遷當時一個吹得很厲害的例子,就是把公立醫院全部賣了。

當地最好的中醫院賣了7000萬人民幣,最后醫療問題導致民怨,最后政府又花20個億要把它買回來。總之,在科研改革、教育改革、崇洋媚外、決策錯誤的后面是一個錯誤的意識形態,是新自由主義的崇拜。要說改革的問題就是這個問題。我們改革有很大的成果,能夠學習包括西方在內的外部世界。我們有了很多成就,但是也有代價。

代價之一就是新自由主義滲透到中國的各個角落,導致很多政策錯誤。比如說我們剛才講的“四座大山”,醫療、教育、住房、養老,這個是錯誤的市場化改革導致的。然后還有別的方面,包括我們講到的科研制度,現在整個科研體系,崇拜西方SCI至上,然后導致資源浪費,而且現在看到還有一個危險,不要說社會科學,你的大腦被人家引導;科學研究也遇到這個困難,也遇到這個危險。

就是你的選題是西方人給定的,西方人覺得什么東西是這么好,你就去研究什么,這個東西是浪費,資源浪費。另外就說對港臺政策,光講“兩制”,不講“一國”,這也是嚴重的失誤,對吧。總之要細說起來,問題就多了去了。

新冠疫情出來以后,至少在科學研究的方向上給我們提了個醒,我認為1月30號科技部發文和2月23號科技部教育部聯合發文是及時的。我想講這么一點,十九大已經確定了要把中國變成一個創新型國家。科技界、教育界就要一定樹立起新的思維,不能跟著別的國家跑。別人做什么課題,你也做什么課題。必須根據中國的需要來確定你的課題,投入你的資源

因為創新你得有獨立見解,如果你永遠去論證人家的課題,那么你永遠不能創新。所以無論是現在的新冠肺炎對我們的警示——"要把科研的重點放在中國大地上,放在工作的一線",還是未來我們國家的方向,都決定了以后包括自然科學在內,都要建立起自主性,要自己找課題,你的題目不要被人家給牽著鼻子走。講一個套話,也是個哲學思路:就是學術界不能成為一個自我封閉、自我欣賞的小圈子,制造一些特殊的概念。小圈子自我欣賞,自我得意,然后用一些很奇葩的術語來搞,實際上就成了江湖門派了。科學界教育界一定要樹立一個概念,就是不忘初心吧,那就是為人民服務,然后要理論聯系實際。“理論聯系實際”實際上是一個老話,是吧?但是現在看來這個老話沒有過時,如果理論研究脫離了實際,它的價值是存疑的。

所以,如果說我們從新冠肺炎當中吸取什么教訓,那么這應該是教訓之一吧。學術界一定要理論聯系實際,不能為學術,不能滿足于在一個小圈子內自我生長,這樣一個方式是不對的。另外從管理層的角度來講,學術管理、教育管理都要去除崇洋媚外,要以真正的創新,根據中國的現實,提出真正獨立的見解,去以解決真正的問題為導向,而不是看外國人的評價,看外國人臉色,尤其是看西方的眼色。因為過去還有一個崇洋媚外的洋,其實就是西方。

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其實本質上是西方的,而且是西方當中的一個小資派。因為像大家去過德國,了解德國就知道,德國搞的叫社會市場經濟,跟英美自由市場經濟是不一樣的。

所以一定要知道世界文明很多,西方文明只是其中之一,在西方內部可能它也有不同的派系。過去40年風靡全球的,就是從英美自由主義。其實在學術上,德國就跟它不一樣,或者換句話說,西歐的社會市場經濟就跟它不一樣。然后從學術上講,像德國、像日本就不太一樣。

我們前幾年注意到一個現象,就日本19年得了19個諾貝爾科學獎,就說明日本的科研體系還是有它的科學之處的。我們有一段時間主要是自由主義意識形態,資本主義意識形態就有個錯誤,它基本上就是把文明等同于西方,然后把西方等同于英美,實際上是犯了這些邏輯錯誤的。

總之就是說我們要根據最近的疫情當中反映出來的問題,反思我們的科研管理、教育管理的方向,及時糾正錯誤。我認為科技部、教育部2月23號的聯合發文,是一個好的起點。我們希望這是一個糾正過去錯誤的一個良好的開頭。我今天的分享大概就是這些,謝謝大家。

政委工作室--馮晨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政委燦榮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后,告知具體地址)
婚姻类投稿赚钱